莫安迁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江湖其实已经很远了,
即使他存活于每个少年的心中。
――安迁

江湖从来都很远,但也很近,相逢便是江湖。
――清河

江湖是虚无缥缈的,
你想它在它就在,你想它不在它就不在。
――九倾

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谢君伤和晴藤滟。

风流天下,晴满人间。

――形散神聚?
――形销骨立。

到底白衣成缟素,挫骨扬灰入江湖。
二十四年须臾事,当时只云一字痴。

浮生如一镜,对镜历洪荒。

翩跹天地唯雪色,故人弹剑断长歌。

  
       1、长留对柳三公子: 
  “维扬柳,就只合长在江南水软山温,边关苦寒,不是你的地方。有朝一日,此地再没有长留,你亦不必再长留……” 
  
  柳三公子对长留: 
  “那年,我坐在明砀山上,到了晚上,山高月小,真是好景致……──不知道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山名长留?翻遍《山海经》的话,不知道又能不能找到一个地方能让你长留?……求不得……不过陪你浪荡五湖,羁旅天涯罢……” 
   
   ——《谢长留》BY菖蒲

  2、韦长歌微笑着,突的伸手拉住他:“我答应你。” 
  “什么?” 
  “我答应你以后不再和管云中说话,也决不再看他一眼。” 
  苏妄言一怔,等回过神来,竟是飞红了脸。口中犹自骂道:“谁管你看不看谁、和不和谁说话!和我有什么关系?” 
  韦长歌只是笑,也不说话,等到他安静下来,才慢悠悠地开口:“妄言,可以说吗?——你这脾气啊,也该改改了……” 
  苏妄言脸色又是一变,正要发作,却见韦长歌回过头,笑笑地补了一句:“其实你又何必生气?在我眼里还是你最好看。”
   
   ——《红衣》BY菖蒲
 
  
  3、这红尘万丈挣扎这么多年,也不过就是为了某一天那个人笑着说:“我想念你。” 
   
  --《柠檬情人》BY:ksen
  
  4、我知道这世上有种人,极懂人情世故,只要他们愿意,做任何事都能妥贴温熨到你心底。 
  这不止是性格,更是一种技巧,非苦修而莫成。 
   ——《怎见浮生不若梦》BY:水天
  
 
  5、——“真正佩服一个人,敬重一个人,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若真心佩服他,敬重他,你便为他死了,也不要他知道。” 
  清简男子如是回答。 
  他看着他不能视物的双目。 
  那双眼睛,澄澈的,清亮而又悠远。 
  一瞬间,如见沙汀月色。 
  ——你若真心佩服他,敬重他,你便是为他死了,也不要他知道。 
  这句话,苏妄言没有告诉韦长歌。 
  
   ——《夜谈蓬莱店》菖蒲
  
  6、“"若是喜欢便没该不该的,旁人容也罢,不容也罢,我都带他走,天涯海角,风餐露宿也能过了一辈子。" 
  "痴话,"藤真轻叹,"若是他不愿呢。" 
  "不愿?不愿就算了,我过我的日子,他过他的日子。" 
  "你,就真能忘了他?两不相干?" 
  "想他一辈子,两不相干!"
   ——[仙流]《奈何天》BY:yyq
  

那些年花痴过的前辈们之『燕窝』1――13


燕一,燕飞云。
我记得水夜阳有句形容他的话,隽隽燕一。
似无作品。给苏六的《狂飙》写过长评。

成二,冷兰。
作品《吴钩冷》《青锋在》《枕寒剑》。
话说当年是看着她的方无文入坑的。

孟三,孟纯真。
5singID剑落花傲,唱过很多有爱的歌。
是许多坑的坑主,具体不知。

花四,小白花。
花姐姐~( ̄▽ ̄~)~填过很多词,在5sing上可以找到的一些歌,比如《军师与画师》《深沉雪》《思旧茶》《看雪》,都是很有爱的。

方五,燕窝窝主,前小楼写手,燕窝的创始人。
代表作《燕山亭》。
近年在更一篇方小侯的同人文,《天下有雪》。

苏六,纳兰佩紫。
代表作《狂飙》《重楼飞雪》《大荒》等。
这三篇我都特!别!喜!欢!敲喜欢苏六大大写的苏梦枕了,说是使温大原著的苏楼主人物形象很丰满更立体了也不为过。
还因为一些原因,她是我敬重的人。
作品多见于晋江,在晋江与5sing的ID均为纳兰佩紫。

柳七,月心扬,一说清朗。
清朗著有《浩然剑/谢苏》《清明记》《清风明月会相逢》等。每篇文都很好看,近年来难得的有风范的武侠写手。

夏八,夏逸沙。
依然是水夜阳的那篇文里有提到,青箫逸沙。
代表作《the game》。

白九,非道,混迹逍遥境,猫鼠圈写手。
眼熟,在纵横看过他的文,好像也剪MV。

暗十,小楼老人,很多年没动态了。
不熟,未知。
代表作《浮生》。

水十一,水夜阳。
在晋江上有且仅有一篇文,讲的是燕窝众人,每人一章,喜欢她的文风。可惜记不得名字找不到了。

萧十一,萧庭草,也叫尉迟沧海。
代表作《风雪峥嵘》,非常好看的温书原著向同人。
另有《浮屠》等坑。
最喜欢她的一个坑叫做,春秋扇。
很多年过去了,春秋扇依然只有大纲和它的同人歌《青雀谣》(谢少填词)《军师与画师》(花姐姐填词)《春秋扇》(海哥填词)。

无十二。

谢十三,小谢春风,谢君伤。
代表作《风晴》《(猫鼠)坐枕旧时衣》《那一树温柔的青霞花》《列候祠》以至于去年的《白夜追凶》剧本改编成书以及近日的镇魂同人《万山青》《满江红》。笔耕不辍。以上这些文主要发布于晋江和乐乎。
谢少晴少共计填词三十余首,多为风晴及武侠同人歌。
每首都很喜欢。

参考资料:《苏六日记》以及这几年在5sing听歌和遇见前辈们的经历,然而年代相去太远,我入坑太晚,很多事终已不可考。

『执莫』ooc我的锅


「少年游首届崩皮大赛」
[参赛选手执明1690]

我叫执明,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他叫莫澜。世人多以为我爱慕慕容离,其实不是,我真正心悦的,是阿澜。

我本以为我们是上天命定的一对儿,直到那日慕容离的出现,让我感觉到了危险。阿澜看着他时的眼神,是迷恋,是沉醉。而这位慕容乐师的眼神里,有轻蔑。此人,岂是池中之物。

“呵……当真是个妙人。”

拂袖而去的第二日,我将慕容离带进宫里,百般宠爱,送给他全天下的珍宝、授予他兰台令的职位,甚至后来放他去南宿,不过是做给世人看的一场戏。既是求一处暂安身之所,予他又如何。他自负聪明过人,却不知背后亦有我把他推上风口浪尖的助力。种种布局算计、假意讨好,不过是为了保护阿澜不让他受伤害。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封阿澜为郡侯,掌清河郡,是慕容离的提议,虽然有些不舍,却也正中了本王的下怀。太傅曾说,这天下,很快就要乱了。既是乱世,谁又能独善其身。阿澜临行前,我唤来他,与他说,安生呆在封地,若是天下安乐,本王便常去看你;若是天下动乱,他日,你已占据一方势力,亦可为我再做谋划。未说与他的是――倘若真有那一天,天权战败,已是殊途,你便不必再回来了。

阿澜,他日天下安定之时,我再接你回家。

―――
啊,其实,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远目。
解释一下,所谓的危险,是指执明预料到将来盛世将倾乱象既出无人可独善其身的场景,所以他觉得,能有一刻的安乐和相守都已足够可贵。他知道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崩皮大赛一共写了三篇,都在这里了,但类似的脑洞我还会再开,目测很多是架空,夹带一些主观感受。


想起一句话。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抱腿坐着忽然想到,五年前我是见过这么个人的,一个同学,神似公孙的。近也近,远也远;近在红尘里,远在天地间。

只是当时,我认得他,还不认得公孙,哈哈。

脑内小剧场:
公孙钤:(摸头杀×2)你在想什么?
莫安迁:啊,没什么,公孙崽崽。
公孙钤:任蹭,摸摸头,笑而不语。

最后准备关手机的时候,猛然发现,一些我喜欢的人比如张良、谢衣、花满楼、公孙钤之间有共通之处。大概是温柔,像竹叶上清清的露水,像躺椅上温温的月亮,像江湖里冰凉又滚烫的大雪,像眯起眼睛能够趴着蹭蹭的风。

半夜推歌

与你走过的闲情十年

曲:secret base~君がくれたもの~
词:听朝
唱:清明落雨

那时我骄傲地说就算文再冷又何妨
全世界依然还有一个你为我鼓掌
用风格迥异ID 不同语气
陪我共醉三万场不诉离殇
聚散本无常 旧梦且笑忘

某年某天 不经意间 误入这里
见爱恨不休 纷争不息 油菜遍地
还遇上难兄难弟 同萌冷CP的那一个你
从何时起 又因何故 远离这里
偶翻旧帖 忽感楼主 语气熟悉
恍然却惊觉发帖的竟是多年前的自己

看那陌上百花如昨 宣城太守仍不知
谁在江州泪沾襟
听一湖 绿波疏影 唯梦闲人不梦君
一起追新剧 一起渣游戏
一起拼文 一起催更盗墓笔记
彼此约定 毕业后再一起旅行

那时我骄傲地说就算文再冷又何妨
全世界依然还有一个你为我鼓掌
用风格迥异ID 不同语气
陪我共醉三万场不诉离殇
纵然如今你我默契消散在人海茫茫
共享的美好记忆却不会因此消亡

就把这真挚祝福谱成旋律
悄无声息快递到你身旁
聚散本无常 旧梦且笑忘

听 这喧嚣响彻街巷 城市里灯火辉煌
旧电影一一散场
望 谁背影穿过岁月 走失在轻狂韶光

尘封的本命 消散的偶像
霍格沃茨小巫师们各奔四方
选秀第十年 还珠格格暑假又放
纵然如今你我默契消散在人海茫茫
共享的美好记忆 却不会因此消亡

就把这真挚祝福谱上旋律
悄无声息快递到你身旁
聚散本无常 旧梦且笑忘

转瞬十年过眼 悲欢灿如史卷
说好江湖再见
若重翻闲情末页 仍得见青春遗篇:
活在《灌篮高手》里 永远十七的少年
挥洒着汗水 热血点燃了整个夏天

我知道我怀念的并非仅是闲情十年
更是我们一去不返的白日梦与从前

谁在这处不留姓名的江湖
作证年轻的你我走过一遍

谢谢你与我同历人生起落高低伏线
将我的成长轨迹 一路悄然默写

即使因你相逢相知的故人
早已经后会无期山高水远

你见证我从素面朝天短裤T恤马尾飞扬
学会落落大方描起淡淡眼妆

你见证我无关风月的理想
哪怕它曾被风雪埋进土壤

等终有一天 我们垂垂老矣白发苍苍
是否还会记起不肯妥协的三观与热望

固守信念如十万狂花怒放
于沉默野地之中 开出倔强
聚散虽无常 旧梦不曾忘
前路虽漫长 青春不散场

——end——